南木梳子

一个住在墙头的人。写画双不修。
全职 | 农药 | 国胖 | 阴阳师 | APH

感谢继科,继科是我的目标和榜样,以前我都是仰望他,现在终于追上他了。。。

大哭!天啊!拿了冠军不忘带继科出场!还不是记者提问是自己提的!龙队肯定是之前就想好要提继科儿啊!真的一直惦记着继科啊qwqqqqqq 继科这回早早出局,龙队既是在安慰他也是在肯定他

当着全世界人民夸继科,还有这种操作.jpg

马龙赢了!赢了!卫冕!
小胖也很棒了真的!

【王者荣耀 | 哨向】如棋01

Attention:
*多CP,主邦信 | 酒鱼 | 云亮,瑜乔备香露婵张良x萧何田忌x孙膑 出没
*哨兵向导设定
*私设如山,ooc注意




当庄周推开宿舍门的时候,他分明看到一个深紫色的小小的影子像箭一样从自己床上蹦起来,一闪而逝。

。。?

庄周保持着手搭在门把上的姿势沉思了两秒。看这矫健的身姿,迅猛的速度,不会是一只紫色的。。大老鼠吧。

他想象了一下这种鼠类。。还不如开门方式不对来的靠谱。于是庄周把门合上,又小心推开。

唰。深紫色的影子在门后一闪而逝,庄周立刻绕到门后去看,然而除了一层灰尘和灰白的墙壁什么都没有。

虽然普通人看着够灵异,但在这个时候,庄周还没有觉得多奇怪。干他们这行的,对一些超自然事件都不陌生,很多看着诡异的事,无非就是精神暗示或者精神体作祟。

庄周闭上眼,放出精神触角。或许是哪个向导的精神体溜进来转转,逮着了物归原主就是。

然而什么都没有,精神触角没有任何感应。

已经走了吗?庄周甚至有点小遗憾,他好久没见过自家精神体了,所以颇有一种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之感,看见别家精神体也想薅两把毛——虽然他其实碰不到这些更高维度的生物。

以为这个小插曲已经过去的庄周走进来把行李箱放在床边,把里面的衣服取出来该挂挂该洗洗,一通单身汉式的折腾以后他把床罩掀掉往床上一坐,准备补午觉。

然后他一转头,看见那个紫色的影子在自己的枕头上一闪而逝,停到了行李箱上,一闪又跳到了衣柜顶,倏忽消失了。

字面意义上的消失,像一滴紫色墨水融进湖中。

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庄周终于觉得不对了。他在进门前用精神触角搜查过一遍,的确是什么也没找到,但他也没有就此收回精神力。对向导来说,精神触角外放就像站军姿对军人一样家常便饭。

刚刚那个紫色的影子停留过的什么枕头箱子衣柜顶,自然也都在他的精神力覆盖之下,然而精神触角传来的信息与几分钟前一模一样,仍旧是什么都没有。在精神力的世界里,那里始终是一片虚无。

莫非真是见鬼了?庄周叹气,不要因为我是唯心主义就欺负我啊。



“诶讲真,我一唯物主义都被你这事吓到了啊。”韩信咬着苹果,含含糊糊地说。

庄周倒是没事人似的摊摊手:“要真是个鬼也没什么可怕的,总不能吃了我吧,连个嘴都没有。”

。。哦,这逻辑还真是没有哪里不对啊,赶情鬼故事里各位都是自己把自己吓死的是吧。韩信忍不住吐槽:“那你就不怕什么鬼压床鬼上身站床头之类的吗?哦对了你这果篮有梨没,来一个来一个。”

庄周从善如流地转身从病床床头柜上的果篮里摸出一个梨,一边削一边慢悠悠地回答:“那更不怕了,这玩意这么小,要能吓着我除非是大变活人。。活鬼,变一女鬼出来。”

“。。怎么就不是一男鬼呢。”韩信说。

庄周故作惊恐地看着他:“一星期不见你就弯了?不得了不得了。”

“滚滚滚,”韩信一翻白眼,“不和你们这些出过书的人拼口才。”

“那我滚了,”庄周冲他扬扬手中的梨,“带着梨滚了。”

“别,回来,”韩信目死状躺在病床上:“我就是想吃个梨,为何人生如此艰难。”

庄周哈哈笑,一边慢慢削梨,一边问躺在病床上的人:“说回你吧,一个搜查任务怎么浪成这样?从S省回来就听说你住院了。”

韩信郁闷地摊摊手:“先声明一点,我没浪啊,这回真见鬼了,带新兵去练级而已,谁知道叛军那边不知道搞了个什么装置,哨兵里打了向导素的就全头痛,精神三级损伤,丧失作战能力。然后又放战争机器人出来,你知道啦,向导拿它们没辙的,我们能全须全尾地回来就不错了。”

庄周垂目思索,手中的梨子皮本来是个完美的环,断成了两截:“这种武器。。没听说过啊,好在影响不到已绑定向导的哨兵。技术部有结果吗?”

韩信摇头:“我昨天打的报告上去,现在应该还没查出来吧。”

庄周没再说话,默默地削梨,当他把削好的梨递给韩信时,他突然问道:“这件事现在几级保密?”

“Ⅱ级。”

庄周心下了然,看来上头对这件事也很重视。在事件调查到一定情况前塔里一般不会给执行级别,却会早早地给出保密级别,时间一长,很多哨兵和向导都习惯用保密级别来判定突发事件的严重程度。

“毕竟现在哨向比例还是很不平衡,”韩信知道庄周在想什么,他的脸色也严肃起来,“主塔里还有起码四成哨兵没有绑定向导,更别说分塔了,这种武器要是应用开来真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“简直单身狗必死装置啊,”庄周叹气,“诶对了,那你们最后怎么跑出来的?”

“。。是西汉组支援,”韩信似乎不太愿意谈起这件事,“哇还有个刘邦一直搭我话,想拉我进他们组,撵都撵不走,烦的我最后干脆装死了。”

“西汉组?刘邦和萧何?”庄周有些惊奇,“他们上周不是去Z省出的外勤吗,这就赶回来了?”

“是吗?”这回轮到韩信吃惊了,“那我也不知道,总之就是我们这边局面僵持的时候他俩突然冒出来的,还挺能打,对面就跑了。”

“得你一句能打可不容易啊,”庄周笑了,“我记得刘邦是向导吧,你们两个。。”

“精神波段不合,别想了,”韩信翻个白眼打断他。

“哎呀,那你还是没向导,”庄周摇摇头,“你可不能学我啊,我现在这个状况基本就是孤独终老的了。”

庄周看起来并不忌讳谈起这件事,韩信却在心底悄悄叹了口气,真心地为好友感到遗憾。他记得庄周本来是他们级向导毕业考核的第一名,到了塔里也是最受重视的新人之一,前途本该是一片光明的,然而。。当真是世事难料。他犹豫了一下:“这回你去S省,有没有什么发现?”

“没有,什么也没想起来。”庄周揉揉额头,“就真的只是做了个野区任务而已。野区有叛军在激怒野怪,帮忙清理了一下。”

庄周说的轻描淡写,韩信先是哦了一声,突然反应过来:“大哥你别吓我,向导清野啊?”

也无怪韩信这么吃惊。野区,存在于山林之间,其中生活着各种各样的大小野怪,普通人奈何它们不得,所以野区一般不在任何一个国家的行政区划之中。

然而,对于身体各项机能都远超出一般人的哨兵,则又另当别论了。有些哨兵甚至乐于混迹于野区中,像韩信就是积极分子当中翘楚,人送外号野区小王子,又有江湖俗话称野区姓韩。

相比之下,向导就要弱势的多,毕竟野怪精神力太低,精神上的压制作用不是很大。

庄周忍不住笑出声:“想什么呢你,当然是哨兵清野怪,我在后排压制而已。”

韩信翻个白眼:“我还以为我在野区的一世英名不保呢。”

“不保倒真是有可能的,”庄周悠悠然说,“这回我碰见一个哨兵,听说也是混野区的,全场MVP。”

“哟,谁啊?这么厉害不来主塔?”

“不知道,还没见过正脸。”庄周耸耸肩,“我后排他前排。”

这时传来两下敲门声,病房门被推开,面色冷淡的医生走进来,向庄周礼貌性的点点头。

医生查房是很正常的事,但庄周和韩信都动作统一地盯着医生。。身后的那个人。

“子房啊,”韩信说,“你看我都这个样子了,就不用去开会了吧。”

扁鹊身后的张良扶扶眼镜,“首先,你也没怎样,精神损伤又不是身体残疾,第二,我也不是来找你的。”

张良转过头来看着庄周,“庄周前辈,我代表技术部请您过去一趟。”

“有关韩信遭遇的那个武器吗,”庄周笑笑,“我一个半退役向导,对技术部也没什么帮助啊。”

“帮助的确没有,但这件事和您有联系,”张良说,“有些事情这里不好明言,我想您去技术部看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

tbc




说好的哨向正文!是的我知道已经拖到了失踪人口回归的级别了。。准高三没办法呀qwqqq
但是应该不会坑的,大纲已出√
欢迎评论!

新剧情里晴博晴是有糖的啊各位!

其实注意看的话糖不止这一个。。不过这个最明显了

那段剧情大概是八百比丘尼把神乐用圈圈框了起来,博雅很着急地跑过去,刚碰到那个圈就被震倒在地上。

然后!晴明走上前,站到博雅旁边,伸手把他拉了起来

这段是没有人说话的!给了好几秒的镜头啊!

拉起来以后博雅还想冲上去,晴明一扇子挡住他。

具体见截图,一边截我还一边在想,阴阳师的动画剧情越来越细腻了,动作到位。就是还没有表情,有点僵僵的。。

有点滤镜我知道,但是这就是糖!

其实我觉得晴博/博晴er们也不用太为这次新剧情心塞的,博雅有朋友很正常的嘛,没有好朋友才奇怪啊!

而且博雅和狗子那段,不是个单纯叙旧的桥段,其实意思是这样。狗子拒绝合作,然后博雅对晴明说这里就交给我吧,意思是他能让狗子说出黑晴明在哪。两个人吹完笛子,狗子说,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,言下之意,博雅没变,狗子变了,博雅还是那个带着妹妹的贵族公子,狗子却不再是一个普通大妖自己活自己的了,他为了大义去追随黑晴明去了,身份发生了改变。怎么说,有点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意思。

最后,三个人(还有神乐,神乐的话很明显她听过这段笛声,他们三个应该是一块儿玩的)的友谊让狗子帮了他们一把。

我觉得这是给以后狗子改邪归正弃暗投明做铺垫也说不定,但没看出什么cp意味。。要是神乐没失忆她肯定也会帮博雅说服狗子的,她不会也要组cp吧。

好了博晴部分就到这里,以下八百比x神乐发糖/刀,还有我的一些感受,可以不看的




说到神乐,难道不是神乐和八百比的发糖更明显吗xxxx 八百比就是知道神乐肯定会第一个过来扶她才倒在那里的啊,她不会是在等晴明过来扶她,因为晴明是不会因为她挟持了自己就帮她复活大蛇的。

还有狗子,啊,狗子继躺在地上几个月之后,眼看着又要被大蛇吞几个月了,心疼,官方和狗子什么仇什么怨


每当在准高三里被压到崩溃的时候,lofter上大家的小红心啊小蓝手啊评论啊都能拯救我。。

Laceration:

《亲爱的读者,谢谢你们》
我想说的话,都在图里了
丑丑的,请不要嫌弃

开放转载(*'へ'*)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

微博也有发,在这里丢个地址

终于考完了试,看看这星期能不能把哨向正文发一点出来!

啊真的被理科虐死了,无数次怀疑自己该不该选理科。。

【王者荣耀/哨向】如棋(番外)

attention:
*哨兵向导paro,不知道这个设定的可以度娘_(:3」∠)_
*主云亮,附带邦信,还有一点田忌x孙膑
*已经看过如棋(上)的各位,注意一下!因为(上)除了开头两段没动,其余基本都被我改过了😂,所以麻烦把前半部分再看一次吧,不然会看不懂后面der,不好意思
*这篇是一篇哨向的番外,正文正在写
*写到后面放飞自我,ooc注意





(一)

当眼睛感受到光亮的时候,头脑昏沉的感受告诉诸葛亮他的意识其实并没有清醒,睁眼不过是本能反应。但他引以为豪的精密大脑还是忠诚地运转起来,帮他辨认所处的环境。

光线阴暗,明显是在地下,从回音来看是在地下一百米左右;墙壁是普通的水泥材质;正对一扇合金门,推拉式;天花板对角两个半球形监视器,没有死角;在门口附近的地面上有一个电闸。

最后诸葛亮低下头,看了看自己坐着的椅子。它支离的像仅由几根金属条搭起来的架子,但不妨碍它为坐在椅子上的人通上电流。最麻烦的是它还带着强大的磁场,死死压制着诸葛亮的精神力无法完全释放。

当然,这些对于一个向导审讯室来说,基本是标配。从地图上看,自己应该身在叛军的γ基地,B级规模,建于地下109米深处,最高指挥官是一名A级哨兵上校。

诸葛亮眯眯眼,如果不是他的精神力处于被限制状态,他一定能感知到那名哨兵上校的精神力量强度——甚至顺手攻击两下。

门突然滑开,两个脸色阴沉的中年男人和一个表情平淡的女人走进来。诸葛亮扫了一眼,两个B级哨兵和一个A级向导,还挺看得起他。

两个男人以标准的军人站姿分别站在女人身后两侧,女人则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冷冷道:“诸葛亮,编号181234,A级向导,敌方中将级指挥官。诸葛先生应该知道,落到了这里,就没有逃出去的希望。少点反抗,大家都好。”

所谓少点反抗,不过是审讯开始前的套话,而令她没想到的是,诸葛亮真的露出一个微笑,点点头:“那是自然,亮知无不言。”

女人挑挑眉,她审了这么多人,有嘴硬的有沉默的有嚎啕大哭说什么都不知道的,但还真没有直接表示大爷你要啥我有啥给啥的。

然而,按理说,这个诸葛亮应该是态度最强硬的一个啊。提审之前她研究过他,知道他是卧龙军师,谋士天才,把叛军逼得不断后撤的大功臣。就在被擒之前,他还指挥攻破了一座高地防御塔,让这座城市的防御出现了巨大的漏洞。被抓到这里当然没她说的那么严重,他怎么立刻就放弃抵抗了?

女人的精神力悄无声息地放出,向诸葛亮游去,面上不动声色地继续说:“那自然最好了。诸葛先生应该知道,说出你们核心高层的精神体和精神能力,你就还有一个活命的机会。至于不说的后果,似乎诸葛先生比我还清楚。”

诸葛亮悠悠然点头,说:“废掉精神力和五感,成为一个人肉的向导素仓库,亮的确知道。不过——”他眼珠一转,露出遗憾的神色,“亮实在无可奉告。核心人员的档案各个都是绝密级别,别说贵方的情报人员打不开,连亮也没有查阅权限。”

女人皱起眉,倒不是因为诸葛亮的拒绝,而是因为自己的精神触角十分干脆地碰了壁,像在围绕着一块没有裂缝的圆石打转,根本无法入侵。

她盯着诸葛亮的脸,除了淡淡的笑和深邃如星空的眼睛,她什么也没看出来。

她缓缓说:“这我就不明白了,诸葛先生真有合作的意愿?共事多年,难道非要看档案才知道底细吗?”

她说着话,精神力却没停,而是全力攻击。但她很快就被挫败了。怎么会在被压制了七成精神力之后还连精神暗示都下不了?难道他已经晋升到了S级?

女人脸色凝重,作为一个在A级徘徊已久的向导,她清楚地知道S级与A级之间的巨大鸿沟,那是她一辈子也填不满的深渊。

诸葛亮没有立刻回答,默默提高精神防御。他和女人都清楚地知道,审讯向导的第一环从来就不是口头交流或者皮肉之苦,而是精神力的对决。向导们都相信,语言可能会骗人,脑子里的精神力却绝无虚假。

几分钟后女人败下阵来,带着自尊心被挫败的怒火望向电闸。她不想承认自己居然要上刑逼供,这相当于承认自己的精神力远不如敌方向导。

好在她不知道,诸葛亮并没有在全力防她。他从醒来开始一直在悄悄扩大自己的精神感知,却没看到那个人的身影。如果女人的精神力再高一点,她就会发现,在诸葛亮淡然的外表下,精神力正像水纹一样不停波动。

还不来吗?诸葛亮抿唇,高地这样的受损程度,应该足够他们几个溜进来才对。不过战争时期全城戒严外加宵禁,再算上从邻近城市支援的士兵昼夜巡逻,恐怕他们也被拖慢了速度。

那就再拖一会儿。诸葛亮看见女人转过身向电闸走去,便不紧不慢地开口:

“不过我知道其中一个人的档案。”

女人闻言停下动作,但没有收回踩在电闸上的脚。她怀疑的目光在诸葛亮脸色逡巡几次,片刻后冷笑一声:“这么快就说了?我提醒你,假信息只会给你带来更多的痛苦。”

“亮绝非作假,亮知道的,是与亮配对的哨兵的精神体和精神能力。”

“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配对哨兵?”女人话音刚落,随即在他带着一丝怜悯的眼神里感到自己无形地怼了自家情报机构,立刻转移话题:“是谁?”

“赵云。”

居然是那名皇家上将,如果能知道他的情报,那真的赚大了。女人的脸色缓和下来,把踩在电闸上的脚移开:“你怎么知道的?你和他什么关系?”

诸葛亮微笑:“此言孟浪了,向导和哨兵还能有什么关系?”

“那我就更不懂了,你和你的配对哨兵感情会这么差?”

诸葛亮自如地笑笑:“他倒是一只爱情鸟,我对他可没什么爱情可言。既知不能走脱,还不如早早交待,而且我相信,”他眯起眼,几分狡猾意味,“你们对我这样的人才一定会重用。”

女人刚想开口,诸葛亮打断她:“不过我不能说给你听。赵云能力强大,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个基地的最高指挥官。”看着女人瞬间不善的脸色,诸葛亮一笑,“首先,我被困于此,精神力也受限制,没有反击你们的能力;其次,再告诉你一点信息,也方便你请动你们的长官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子龙只有这么长。”

女人沉默了一下,转身离开了。诸葛亮笑得像只狐狸,知道精神暗示起作用了。也不知道她把这句话听成了什么军事机密。

(二)

女人的动作很快,诸葛亮默数到六分十七秒的时候,他听见两个人的脚步声接近。他做好心理准备后抬头,看见女人身旁的是——

诸葛亮自醒来后第一次感到自己的谋算落空。他没有想过,一个掌管整个B级基地的最高指挥官,一名A级哨兵上校,是一个个头才到成人腰间的小男孩。

他下意识地放出精神触角试探,随即感到不对。这个男孩的身体素质的确达到了A级哨兵的标准,但他的精神状态十分空洞,不仅没有感情波动,连思维活动也很少。

可能是叛军那边的某种“武器”。诸葛亮凝眉,这个男孩让他想起了那个几年前从叛军手里救下的苏妲己,她没有心。

但与妲己不同的是,诸葛亮没有理由地觉得这个素未谋面的男孩眼熟。

女人弯腰恭恭敬敬地对男孩说了一番话,男孩轻轻点头,转过头看着诸葛亮,却不发一言。

诸葛亮避开他漠然的眼神,看向女人:“他就是你们的最高指挥官?贵方真是少年出英才,是亮坐井观天了。”

女人撇撇嘴:“我知道诸葛先生的意思,但规矩就是这样,情报必须由他传达上去。不过诸葛先生也不用担心,他绝对听话,一个字都不会少。”

绝对听话么,诸葛亮垂眸思索,可能是做了洗脑手术,不过他洗得可比妲己还彻底,这孩子连感情都没有。

叛军为什么会在一个小孩身上花这么大力气?他天资并非如何出众,那就只能是身份特殊,但看他现在这个样子。。诸葛亮想起常年负责审讯的荆轲曾经说过,反抗越顽强的人,越会被洗得空白。

没有时间给诸葛亮继续深入思考了,他的沉默令女人有些不耐烦,她的余光看向了电闸。小男孩也开始慢慢地一步步走过来,A级哨兵的气息开始扩散,威压全场。

这时诸葛亮听到那匹雪狼终于抵达,就在他头顶的天花板上走动,一道银雪般冷冽又锋锐的哨兵气息也随之而来。精神链接在近距离下终于突破磁场的干扰,诸葛亮能读懂其中的情绪,三分喜悦五分担忧,外加两分怒火。

诸葛亮无奈地笑笑,传递出安抚的精神波动。他知道哨兵对自己的向导有多大的占有欲,把愤怒压制到这个地步,已经是赵云的极限。

女人眼尖地看到了诸葛亮的表情:“你笑什么?”

“哦,没什么。”诸葛亮回过神来,笑得轻松狡黠,这一刻他似乎不是一个俘虏,而是那个卧龙指挥官,站在乌泱泱万军中央,手持羽扇指点江山,以天地众生为棋,他执子博弈。

“亮突然觉得,光靠亮口头解释是说不清楚的,”诸葛亮眯起眼,看见女人不知所以的表情。

“还是让赵上将亲自给你们做个示范吧。”

话音刚落,只听轰隆一声碎石崩裂,一杆银色长枪劈开天花板从天而降,A级哨兵随之一跃而下,红色披风猎猎作响。女人脸色大变,一手拍下警报,基地里红光大亮,呜鸣声骤起。她一扬手,一只鹳随即扑来,却被从一旁窜出的雪狼咬住脖颈,拼命挣扎。

赵云没管她,左手一拨,审讯椅四分五裂。他扶住失去支撑的诸葛亮,四目相对,赵云略微低头:“军师恕罪,子龙来晚了。”

“我都算好了,怎么会晚。”诸葛亮一笑,精神力海浪般迅速铺开,直接攻击女人的精神领域。女人惨叫一声抱住头,鹳也挣扎的越发剧烈,雪狼淡蓝色的眼睛中狠光一闪而逝,鹳直接断了气,渐渐变淡消失了。

精神体重伤,女人昏迷倒下,赵云趁机向她突刺,枪锋却突然没了目标。

男孩在赵云出手的一瞬间动了。他把女人一把拖到身后,赵云本就是引他出手,便顺势调转枪头,气势分毫未减,如长虹行空。一般人面对影之龙枪都会暂避锋芒,男孩却直接用手抓住了枪杆,用一个别扭的姿势生生挡住了这一枪。

男孩的手臂纤细,与普通孩童的手臂并无甚差别,赵云却分明感到枪上传来了巨大的阻力。两个人距离太近,赵云能看到男孩漆黑眼睛里坚决的情绪,哪怕枪仍在慢慢向前推进,锋刃已经逼到了他的胸前,他看起来也不打算退缩。这样看这个男孩,倒觉得有些眼熟。赵云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。

精神链接里传来诸葛亮的声音:撤。

赵云毫不犹豫,抽枪就退。男孩却没有趁机发起攻击,甚至连手都放开了,任凭赵云回到诸葛亮身前。他只是在原地微微弓身,摆出守势,明明灭灭的警报红光投在他始终漠然的脸上。

“一个防御型哨兵,”赵云轻声说,“很罕见。不过怎么会是一个小孩?”

“而且是个洗过脑的小孩。他的思维一直沉寂得像冻结了一样,只在你攻击的时候有点波动,”诸葛亮摇摇头,“我怀疑这是叛军封锁他的精神领域的后遗症。因为我现在找不到他的精神领域,没办法从精神上攻击他。”

赵云立刻明白了诸葛亮的言下之意。要对付一个顽强的防御型哨兵,向导又无法进行精神压制,还有敌方援兵在迅速赶来,不能硬碰。

诸葛亮闭目,片刻后睁眼笑了:“还有点时间,好在这里保密级别很高,来支援的还得想办法破自己设的密码锁。”

赵云点头:“韩信已经拿到地图了,正在过来。”

“这小子又跳哪去了?我看不到他,”诸葛亮笑笑,迟疑了一下,又问:“你在塔里待的比我久,见过那个孩子吗?”

看来军师也觉得他眼熟。赵云又仔细看了看男孩,皱眉想了想,说:“他和孙膑说的那个故友有几分相似。”

诸葛亮的思维立刻对接起来。对了,孙膑的确说起过这样一个人。

孙膑是塔里的向导模范,辅助能力很强,性格温和爱笑,和大家关系都不错。塔里自然想为他找一个配对的哨兵。按理说这事不难,哨兵那方也愿意,孙膑却拒绝了。

“我。。有一个哨兵,”孙膑虽然在笑,眼神却透着悲伤,垂眸看着自己的金属假肢,“当年我出事以后,他在找我的时候失踪了。他没死,我知道,”孙膑的声音柔和,语气却坚决,“我要找到他。”

当年为孙膑安排哨兵的正是老夫子,他上报后说了说情,塔里就没再管这事。老夫子对诸葛亮讲起此事时一阵唏嘘:“没想到他们两个感情这么好。田忌那小子是挺不错的,不过他都失踪多少年了,难为伯灵还记得他。”

这男孩的外貌与老夫子描述的田忌差距不大,年龄也合适,只不过这体型倒是小了些。诸葛亮叹气:“最好能让孙膑来辨认一下,可惜信号传不出去。”

“反正这个基地迟早要拿下,他若是田忌正好救回来了。”赵云语气温和,诸葛亮知道他在安慰自己,刚想说什么,突然凝神:“韩信到了。”

门比赵云反应的更快,它在下一刻被暴力撞开,发出一声巨响。赵云和诸葛亮对韩信的出场方式见惯不惯,而男孩猛然回头,立刻就被一拳正中脸颊,倒在地上。

韩信活动了一下右手腕:“听到你们说话了,”他指指男孩,“直接把他带回去算了,反正被我打一下,他一时半会醒不了。”

西汉组的人做事还真是简单粗暴。赵云和诸葛亮对视一眼,诸葛亮耸耸肩:“那你背他。”

韩信翻个白眼:“我以为是你们俩先发现他是田忌的?好人做到底啊两位大哥,我背着人跳不动。”

诸葛亮悠哉悠哉地伸出三根手指:“第一,他只是有可能是田忌,回去让孙膑看看再说。第二,子龙肯定是要背我的,向导跟不上哨兵的速度。第三,你背刘邦的时候不也活蹦乱跳的,不要双标。”

韩信开口想反驳,赵云又打断他:“再不走来不及了。”然后他一把把诸葛亮横抱起来,两个人笼罩在奇怪的粉红色气场里跑了。

“不是说背吗,”韩信被留在原地,不得不扯起男孩背在背上,默默谴责这两个人,“我看你们两个人的背和普通人的背不一样,科科。”

等见到子房我看你俩还这样明目张胆地怼我,韩信愤愤,同为西汉三傻,不是,西汉组,子房肯定是站在我这边的嘛。

(三)

韩信一脸冷漠,他想自己刚刚居然觉得张良会给自己撑腰,脑子里一定少了东西。

“我还以为我会看到赵云背着诸葛亮,你在后边苦苦追的场面呢,”张良一边检查男孩的身体状况一边说,“没想到你也背了个人出来,不得了了。”

诸葛亮悠然一笑:“我家子龙是去救我,韩信这纯属拐带小孩。”

张良啧啧一声:“还是养成系,这事传到刘邦那里他要炸。”

诸葛亮一摇羽扇:“能炸个三天。”

“不,五天。”

“也有道理,毕竟还有他俩上个月的冷战buff。”

处在话题中心的韩信插不上嘴,带着和善的微笑转向赵云:“快收了你家这个妖魔鬼怪。”

赵云也微笑:“是你们军师先搞事的,跟孔明没关系。”

韩信:“。。我靠你被诸葛亮带坏了,你再也不是那个天真单纯的小学弟了。”

我怎么这么憋屈呢,韩信郁闷,不行,回头一定要孙膑帮我偷一下庄周那只鲲,不然真对不起我一路被怼给他把田忌带回来。

韩信看向那个男孩。男孩被拘束带绑在病床上,双眼空洞地望着运输器的天花板,好像根本没有听见旁边四个人的对话,对自己未来的命运如何,会见到哪个或许已经忘记的人,都毫不关心。


end



终于带云亮啦!
田忌小弟弟是私设,正文里他还会出场哒
下周可能要停一次更,因为要段考。而且准高三了,时间比较少,我都是拿午休写的233 会尽量保持周更的




【王者荣耀】当期末考前突然停电

attention:
*大学生paro
*主邦信 | 酒鱼 | 瑜乔 ,一句话云亮。露婵可爱,写一写。
*ooc注意



正文:


“啪嗒”

灯火通明的宿舍楼突然一片黑暗,所有浪了一学期正在死命复习的人不约而同地沉寂了一秒钟,然后轰然炸锅。


-男生宿舍的场合


“我靠不要啊!”韩信对着自己的高数习题集一脸心痛。张良的声音传过来:“去二路咖啡厅复呗。”

“去那儿没法睡啊——真是与眼袋日久生情。”韩信叹了口气,认命地站起来开始用手机照着装书。

“叫你昨天熬夜复习,看你考电学的时候打瞌睡怎么办。”张良的床上“扑扑扑”的,八成在铺被子。

“不熬夜真复不完,我也很绝望啊。”

张良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,闷闷的:“对了,刘邦醒了没有,他也说今天晚上要复习,你叫他和你一块去得了。”

韩信看了一眼刘邦的床,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:“辣鸡刘季,陪女票逛完街以后就睡得像猪一样,我不指望他了。”

“哦哟这小子,他考试别想看我答案了,”张良顿了顿,“吕雉真是他女朋友?”

“不然呢,”韩信撇嘴,“谁没事帮女生拎一晚上购物袋啊。”

空气安静下来,韩信觉得张良可能是睡了,也可能是在感叹刘邦重色轻友。子房你也觉得吧,我们俩真是白跟他这么久了。

(张良:不,我就是睡了,我没有这样觉得,请不要拿你们死给的心理揣摩我谢谢。)

在这西汉三傻少一傻的寂静空气中,有一个人突然说话了。

“卧槽怎么这么黑?”韩信对面床发出一声巨响,“儿子!韩信!你玩什么天黑play呢!蒙眼就算了不要关灯啊!”

“play个头!”韩信一个白眼,“停电了傻逼!”

“怎么突然停电啊,”李白嘟嘟囔囔爬起来,“我还想今天晚上煮泡面吃的。”

“没停电也不能煮。”韩信和张良异口同声。

“。。。”李白噎了一下,“你们干嘛拒绝的这么快啊,扎心了老铁。”

韩信翻白眼:“你那是煮泡面还是半夜杀人啊,你摸着良心回答我。”

张良默默附议。其实他们本来也没有无良到连室友煮个泡面都不行,但问题在于,李白煮泡面实在。。不同凡响。

那晚上韩信做梦梦见蛋糕店出新品慕斯,吕雉拉着刘邦去试,韩信经过的时候,闻到一股浓郁的,芳香的,泡面味。

然后韩信就被吓醒了,听见李白哼着蜀道难,还有泡面锅嗡嗡的声音。

他低头一看表,三点二十七。

于是他开灯,下床,和刘邦张良一起把正左手拿青岛啤酒,右手举泡面叉子的李白打了一顿。

“庄周不是把你泡面都收走了?你又买了?”有一个和李白很像的声音突然传出来,懒洋洋的。

韩信一愣。他什么时候醒的?

“子休现在在四川,不管我啊,”李白梆的一声往床上一躺,憋出一点干哭声,“我都有小情绪了。”

韩信:“我要直播,W大某中文系系草伤心的像个两百斤的孩子。”

张良:“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?还是道德的沦丧?”

刘邦:“哟,野马套久了笼头,一解放还不习惯了啊。”

李白:“你们懂什么,子休管我是爱的表现。”

韩信觉得自己身上冒出了单身狗的清香,决定转移话题:“你不复习了?”

“不复啊,天才都有不复习也能年级第一作文满分的技能。”

韩信隐约看到复习了三遍的张良翻了一个白眼。

“所以只有我去复习?”韩信郁闷地一拉书包链,“走了。”

“诶还有我啊,”刘邦一骨碌翻身起来,“重言你去咖啡厅复习吗,等等我,我也去我也去。”

韩信斜眼看他:“不是陪吕雉逛街去了?早点睡吧你。”

刘邦拿上书跑出来,韩信转头就走,刘邦连忙跟上去:“重言你信我,我跟吕雉什么都没有,今天是在商场里正好碰上了。”

韩信继续大步流星地走,红马尾一跳一跳,就是不理他。

“雏儿我骗谁都不骗你。。诶哟雏儿等等我我跟不上。。哎呀!我摔倒了!”

反你套路。韩信看了一眼地上,发现刘邦的影子还真不见了,自己可谓形单影只。

他一回头,看见刘邦仰面躺在雪地里,脸上苦兮兮的。

“还真摔,不嫌脏啊你!”韩信翻个白眼去拉他,刘邦死赖在地上不起:“雏儿原谅我我才起来!”

“行了走吧,跟我解释这个干嘛,”韩信拗不过他,很无奈。刘邦一听这话就展眉笑了,韩信趁机使劲把他拽起来,给他拍掉身上的雪,“我又不拦你找女朋友。”

这还叫不拦呢,刘邦摇摇头,嬉笑着握住韩信的手:“好啦好啦,雪凉别冻着,给你暖一暖。”

韩信一脸嫌弃,甩了两下没甩开,只好让他握着往前走。

以后他有了女朋友就握不着了,现在多暖会儿才不亏。韩信想。

有了雏儿还要什么女朋友,给雏儿暖一辈子手。刘邦想。




-女生宿舍的场合


小乔脸一白,她最怕黑。小时候邻居家小孩趁天黑吓了她一次,虽然那个小孩立刻被大乔打了一顿,但也落下了这个毛病。她睡觉都不敢关灯,是大乔等她睡着以后再轻轻关的。

但现在大乔在外面实习。小乔直直地坐在椅子上,一动都不敢动,听着宿舍里蔡文姬她们开心地“呜呜呜”装鬼,又想笑又害怕。

黑暗里手机突然亮了,小乔一看,一条微信消息。

周瑜大人:我们这里停电了,你们也是吗?

小乔:是呀

她犹豫了一下,把对话框里的“有点害怕”删掉了。

小乔:不过文姬她们都在,所以没什么关系,早点睡觉就好啦

小乔:周瑜大人呢,还在复习吗?

周瑜大人:是啊。诸葛亮一直在旁边说他不用看书,这家伙。

周瑜大人:让赵云把他拉到503算了,别住在我们宿舍烦人了。

小乔掩着嘴笑。

周瑜大人:婉儿不怕吧,我来找你。

小乔愣了一下,看了看窗外,已经开始飘雪了。

小乔:外面很冷,会不会太麻烦周瑜大人了。。其实我不怕的

周瑜大人:无妨。是公瑾想见婉儿。

小乔用手捂脸。

小乔:那。。去咖啡厅?那里可以复习的。

周瑜大人:嗯。下雪了,多穿点。


另一间女生宿舍


“哎呀!”貂蝉一声惊呼。

露娜瞥她一眼,爬上床用手机给她照着:“怎么了?”

“谢谢娜娜,”貂蝉借着光对镜子左照右照,松了一口气,“妾身睫毛差点修歪了。”

露娜想象了一下画面,噗嗤一笑。貂蝉摸黑打她背:“不许笑!再笑妾身拿小剪子剪你头发!”

露娜毫不在意:“随便,剪成你那样也好看。”

貂蝉:“原来娜娜喜欢那个发型吗?妾身给你扎呀。”

第二天学生们看到音乐系系花和舞蹈系系花走在一起,一个柔和温婉,一个清冷淡然。与往常不同的是,她们梳起一模一样的发髻,分簪芙蓉辛夷,银白色和乌木黑的发丝相映。


end



写完后觉得咖啡厅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哈哈哈

木末芙蓉花,山中发红萼。——《辛夷坞》




关于如棋

如棋已经写完三分之二,预计这周六拿到电脑就可以发

已发的部分被我改掉很多,所以到时候我会全文重发,已看过如棋(上)的各位得重新看一遍了,不然到后面会看不懂的,抱歉啦

谢谢喜欢如棋的各位诶嘿嘿

【王者荣耀/哨向】如棋(上)

*本文为哨向正文的先行番外,对,正文还没写就先写番外,无所畏惧
*本番外主cp为云亮
*私设如山+OOC
*再有一发这个番外就完结啦。下节更精彩(不是)



当眼睛感受到光亮的时候,头脑昏沉的感受告诉诸葛亮他的意识其实并没有清醒,睁眼不过是本能反应。但他引以为豪的精密大脑还是忠诚地运转起来,帮他辨认所处的环境。

光线阴暗,明显是在地下,从巨大的回音来看是在地下一百米左右;墙壁是普通的水泥材质,但足够关一个向导;正对一扇合金门,推拉式;天花板对角两个半球形监视器,没有死角;电闸在门口附近的地面上。最后诸葛亮低头看了看自己坐着的椅子,它支离的像仅由几根金属条搭起来的架子,但显然并不妨碍它为坐在椅上的人通上电流。手腕脚腕被固定在椅子上,诸葛亮没有试图挣脱,他得到的信息已经够了。

毫无疑问,自己身处叛军的向导审讯室。诸葛亮调出脑中的叛军基地分布图,应该是在γ基地,B级规模,建于地下109米深处,最高指挥官是一名A级哨兵上校。

正如他所料。诸葛亮挑了挑嘴角,如果不是他的精神力处于被限制状态,他一定能感知到那名哨兵的精神力量强度——甚至顺手攻击两下。

门突然打开,两个脸色阴沉的中年男人和一个表情平淡的女人快步走进来,站到诸葛亮面前。两个男人分别站在女人身后两侧,女人则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冷冷道:“诸葛亮,编号181234,A级向导,中将级指挥官。我说的没错吧。”

诸葛亮配合地露出一个赞许的微笑,点点头:“贵方的情报机构竟如此卓越,能调查出这些连一个我方见习哨兵都知道的事,亮佩服。”

女人的脸明显黑了,她压下怒火,继续说:“你应该知道,说出你们核心高层的精神体和精神能力,你就还有一个活命的机会。否则,”她眼中流露出审讯过太多人的冷酷,“砍手砍脚通个电,你会被折磨到痛觉都消失,然后废掉精神能力和五感,成为一个提供向导素的人肉仓库直到死。”

诸葛亮继续微笑:“请恕亮不能提供这方面的讯息,核心人员的档案各个都是绝密,至于绝密的含义,想必贵方的情报人员比我更清楚。”

女人冰寒着一张脸,转身就走,诸葛亮忍不住怀疑她一开始就想着要直接上刑。也可以理解,毕竟自己在被擒之前还指挥着军士攻破了他们的一座高地防御塔,这座城市的防御已经出现了巨大的漏洞。诸葛亮赶在她踩下电闸之前悠悠开口:“不过亮知道一个人的档案。”

女人停下动作,脚依然踩在电闸上。她转过头怀疑地盯着他,片刻后冷笑一声:“这么快就说了?我警告你,假信息只会给你带来更多的痛苦。”

“亮绝非作假,亮知道的,是与亮配对的哨兵的精神体和精神能力。”诸葛亮想起那只雪狼像一只白色大狗一样亲昵地蹭着自己的样子,努力忍住一个笑。

“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配对哨兵?”女人把脚收回,怀疑地看着诸葛亮,随即在他带着一丝怜悯的眼神里感到自己无形地怼了自家情报机构,气的咬咬牙,说:“是谁?”

“赵云。”

居然是那名“皇家上将”。女人的脸色立刻缓和下来,但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冷冷地问:“这么快就说了,你这么讨厌你的哨兵?还是说你有这么想脱离你的国家?”

诸葛亮自如地笑笑:“他倒是一只爱情鸟,我对他可没什么爱情可言。既知不能走脱,还不如早早交待,而且我相信,”他眯起眼,几分狡猾意味,“你们对我这样的人才一定会重用。”

此话倒不假,叛军势力与国家相差太远,正是急需人才的时候。女人刚想开口,诸葛亮打断她:“我可不能说给你听。赵云的能力强大,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个基地的最高指挥官。”看着女人瞬间不善的脸色,诸葛亮一笑,“首先,我被困于此,精神力也受限制,没有反击你们的能力;其次,再告诉你一点信息,也方便你请动你们的长官。”

“什么?”

诸葛亮忍住一句“子龙只有这么长”,故意慢慢地说:“赵云现在在内部被誉为未来S级第一人,”诸葛亮看着女人骤变的脸色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笑的有点得意,“要想对付他,越早越好。”




TBC


没想到会写这么长,预计还有一发完结这个小番外,然后就开哨向正文啦!